侠客岛:这机构跟中国最精明的一群人斗了一整年

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

2018-10-09

(原标题:【解局】他们跟中国最精明的一群人斗了一整年)又是一年过去了,又是一年来到了。 过去这一年,作为中国资本市场最有存在感的监管机构之一,中国证监会过得并不轻松。

其一,证监会的对手们是的的确确不可小觑。

长期以来,证监会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同中国最精明的一批人斗智斗勇。 前有高中没毕业,却能与13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谋,用400亿资金操纵股市,获利几十亿元的私募一哥——徐翔;后有只有大专学历,却能操纵上市公司炮制“1001项奇葩议案”,非法披露消息,操纵公司股价的神秘人物——鲜言。 更别提,无数有着名校金融学背景,却只想着投机的投资人、交易员了。 其二,被骂被嘲,是证监会最基本的生存状态。 有人靠着几张PPT在资本市场圈了钱然后跑到美国宣称要造车,证监会要被嘲;有人被爆从演艺圈跨界到投资界“空手套白狼”,企图用6000万撬动51倍杠杆”收购影视公司,证监会要被怼;两市涨停之上,要骂证监会;跌停之下,也要骂证监会。

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更是个“高危”职业,动不动就被“挂”上网……毕竟,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还有什么事能比骂证监会更能宣泄情绪的呢话说回来,众口难调。

中国人口基数大,近2亿股民,证监会要想不招人嫌弃,也是不容易的。 正如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说法:“忠言逆耳利于行……证监会党委和我本人会因为某件事掉几根羽毛,但与保护投资者这一天大的事比,掉几个羽毛算什么呢,只要把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好,掉的几根羽毛还会长出来。 ”客观来说,2017年一整年,证监会的确是卯足了劲儿,与各“资本大鳄”“野蛮人”“妖精”旷日鏖战,打出了一记精彩的战役。

前两天,证监会在官网上公布的2017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就是典型代表。

而这其中的故事,情节之奇葩,主人公之腹黑,运作手法之复杂,哪怕是世界上脑洞最大的作家,也未必能写得出来。

不信我们根据这20起案例做了梳理,一起来看看呗。

Story1.“1001项奇葩议案”看到小标题,你一定很想知道那1001项议案到底有多奇葩吧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得先来谈谈这段故事的“大男主”——鲜言。

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此人“神秘莫测”,网上信息寥寥,可信度也不高。

比如,根据其执掌的公司多伦多股份的简介,他于2011年7月出任精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但是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精九2011年11月15日才成立。 这就是说,鲜言是在公司还未成立的时候就任职了比较靠谱的说法是,鲜言曾经是北京一家律所的律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 多伦多股份这家公司同样不简单,有过11次更名的历史:福建豪盛→ST豪盛→福建豪盛→利嘉股份→G利嘉→G多伦→多伦股份→匹凸匹→ST匹凸→*ST匹凸→岩石股份。

Anyway,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鲜言的另一家公司慧球科技在去年年初,曾流出一份1001项临时股东大会的奇葩议案。

有多奇葩呢应该说,除了跟股东大会职权范围无关,跟其他都可能有关。 比如:“关于坚持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议案”、“关于公司建立健全员工恋爱审批制度”、“关于调整双休日至礼拜一礼拜二的议案”、“关于第一大股东每年捐赠上市公司不少于100亿元现金的议案”、“关于大股东对中小股东以10000元每股进行全额回购议案”等。 这样公然挑衅上交所和证监会的行为自然不会被轻饶。 经过一系列查证,鲜言最终被证监会开出亿元罚单,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由于证监会2016年全年的罚款金额才只有亿,这一处罚也被媒体总结为“一个人承包了证监会一年罚单”。

Story2.频繁遭“变脸”的业绩相较于鲜言这样公然挑衅,有些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则显得“聪明”许多。

尽管,最终的结果常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众所周知,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业绩就是命根子。

一般业绩预期好,股票上涨;业绩预期一旦差,各个股东闻风而动、撤资减持也十分常见。

那么,如果一家公司的大股东已经明确知道这家公司业绩会有大幅度下滑,自己手里握有的股票将面临暴跌,他会怎么办一家叫做山东墨龙的公司干了这么件事儿。 2016年10月发布公告时,称第三季度盈利800万余元并预计全年盈利。 但是到了2017年2月,却突然修正公告称,预计2016年全年亏损亿至亿元。 短短2个月,业绩就相差了6亿元人民币。

这背后玄机何在其实,就在业绩“变脸”之间,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恩荣及其子总经理张云山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抛售了3824万元。 哦,原来是为自己套现创造条件啊……这波“反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资本运作手段,你get到了吗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业绩并非影响股价的唯一因素,有时候,相较于实打实拼出来的业绩,一些所谓的“利好消息”对于投机者而言,可能更重要。 毕竟,消息总有真有假,而这真真假假之间,可做文章的地方就多了去了。 一家叫做保利国际的公司,就曾在2015年1月至8月连续对外发布了5项对外投资公告,营造出公司捷报频传的氛围。 只是这发公告的时候恨不得昭告天下,等到所有投资确定告吹了,他们却一个字都没跟投资人披露。 问题是,没有投资哪来回报没有回报哪来分红没有分红投资人会察觉不到最终怎样,你们懂的!如此把投资人当傻子,把监管机构当透明,最终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根据证监会的文件,去年共处理这类案件64件,无一不给予了重罚。 Story3.内幕“加持”的交易还有一种人,看起来吧,斯斯文文、眉清目秀的,职位不高,行事也很温和,你要去他账户查,很难查出什么大问题出来。 但是,就是这种人,往往能利用身边的人作掩护,干出一些特别出格的大事儿出来,《人民的名义》中“小官巨贪”的赵德汉如是,现实生活中的冯小树、李一男、张健业亦如是。 被证监会顶格处以亿罚款,并采取终身市场进入措施的冯小树就是一代表人物。

冯小树,官不大,前深交所工作人员,股票发审委兼职委员,但他却利用职务之便,突击埋伏拟上市公司,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违法持有、买卖多家公司的股票,获利金额达亿元。

如出一辙的,还有华为原副总裁、时任北京牛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一男,从“华中数控”总裁处得知将有重大资产重组的内幕消息,随即用他们账户大量买入“华中数控“股票,并暗示其妹妹同期买入部分;时任太平洋资管公司权益投资部经理李雪,利用职务便利获取的股票交易等未公开信息,与其管理的保险投资组合账户趋同交易,涉及73只股票,累计成交金额亿余元,非法获利428万余元。

最终,李一男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没收所得并处罚金700余万元,李雪则被处以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以500万元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