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两名农民工乘地铁怕弄脏座椅选择坐地上 市民:请大方坐!农民工建设者-要闻

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

2018-10-21

[摘要]近日,一段“西安两名农民工怕弄脏地铁座位宁愿坐地上”的短视频在网络传播。 昨日走访中,大部分农民工认为这座位可以坐、应该坐。   近日,一段“西安两名农民工怕弄脏地铁座位宁愿坐地上”的短视频在网络传播。

昨日走访中,大部分农民工认为这座位可以坐、应该坐。

大部分市民感动于农民工朴素的善良,尊重两位师傅的选择,但更多的市民却想说“大西安的建设者,请大方坐”!  拍摄者说:“农民工说嫌给人家挏脏了才没坐”  这段时长39秒的短视频,发生在10月16日地铁2号线一节车厢内。 当时车厢内空着3个座位,但有两名农民工却并排紧靠着未开一侧车门坐在地上。

从视频上看,两人的深色鞋上沾满了尘土呈灰白色,衣服和裤子也沾了一些污渍。

两人并排聊着天快到站时起身,其中一人还用手打了打裤子后面的灰尘。   拍客在出站的电梯上追上了其中一位农民工,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贴地砖。

又问他刚才车上有座位为啥不坐,他说:“就嫌给人家挏(方言音dòng)脏(弄脏)了。

”视频的最后是这位农民工转身离开,穿过熙熙攘攘的夜市,消失在夜色中。

  昨日,华商报记者辗转联系到该段视频的拍摄者吴先生。 他说:“视频录制时间为16日晚7点30分到8点间,是由北客站开往韦曲南站的地铁二号线上。

两位农民工师傅从纬一街上车,共坐了5站到航天城下车。 纬一街站时该车厢有3个空位,又因在最后一节车厢,且客流量不大,所以空位一直空着。

但那两位农民工师傅始终没有坐。 出站时,我问了其中一位和我同站口出站的农民工,就有了这段视频。 ”  大部分农民工说:有空位会坐  遗憾的是,吴先生未能留下视频中两位师傅的联系方式。 昨日中午,华商报记者在纬一街地铁站附近希望“巧遇”未能如愿。   昨日下午2时许,高新区天谷七路附近多个建筑工地上,华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15位男性农民工,其中9名说若换作自己会坐,有3位说不会坐,还有3位未明确表态。

当问起他们为什么这两位师傅不愿意坐时,他们几乎沉默不语。

  一位师傅说:“我花钱买票,有空位为啥不坐?现在人都讲究卫生。 ”还有3位正好是贴地砖的师傅,他们都说:“当然坐啊,干这活儿一天,腰和腿都受不了,有座位肯定坐啊。

”  有3位师傅说不会坐,其中1位说要看情况,座位上若是女同志就不坐,若是男同志就坐。

这位63岁的农民工说:“女同志比男同志讲究嘛!没觉得建筑工人和其他工作有区别,都是打工,所以有座位时我就坐。

”其他两位表态“不会坐”后就离开,没有解释原因。   还有3位同行的师傅都没有表态,但离开时,一位师傅突然转头问记者:“你都叫我农民工了,我还咋说?”  市民们说:大方坐,别委屈了自己  对于两位师傅善意地“让座”,大部分市民虽受感动,但更希望“他们不要为了别人,委屈了自己。

”  市民张先生说:“师傅那句‘嫌给人家挏脏了’听来心酸,我觉得他看轻了自己。 可他为何看轻自己?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好好想想。 如果我当天在车厢,我会一直邀请两位师傅坐座位。 ”  市民李女士说:“两位师傅的‘让座’是对他人劳动成果的尊重。 他们如果介意弄脏了干净的座位上,可在起身时擦干净。 毕竟在公共场合,要求座位像家里一样干净也不太可能。

”  市民刘女士说:“公共交通是城市的公共服务,每位买票者都该平等就座。

坐在地上的师傅们朴素的善良让我心疼,但我更心疼他们自损权利‘成全’别人。 他们忽略了大西安的座座高楼,正是他们一件件脏衣和一滴滴汗水砌起来的。

我们都是这些成果的享用者,我们都该说:请勇敢落座,大西安的建设者们!”  市民冯先生说:“看到农民工的‘让座’,我想到的是也许他们之前受到过伤害。 因为我真的遇到过农民工坐在座位上,其他乘客却刻意与他的座位保持距离、不与他同坐,几站后,意识到问题后的农民工起身离开座位。

我不知道这两位‘让座’的师傅是否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尴尬。

但如果每个人都能多一些同理心,体会对方的不易和难处,什么事儿就都不是事儿了!”  市民王女士说:“我要为两位师傅的同理心和换位思考点赞,他们担心自身衣物会影响他人乘坐的舒适度,这是发自内心对他人的体谅。 但他们不该因为自身职业的特殊性而无法享用本该有的待遇和权利。

希望相关部门也能做一些更人性化措施,比如在地铁内放置一些抹布等清洁用品,方便擦拭座位等。

”  一位地铁的工作人员也说:“师傅们请随意坐,卫生我们来打扫。

”华商报记者付启梦。